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时政新闻 > 江北要闻

挥汗劳作 筑美城市

——走近高温“烤”验下的建筑工人

信息来源:江北报 发布机构:江北区新闻信息中心 责任编辑:新闻中心管理员 浏览次数:
保护视力色: 杏仁黄 秋叶褐 胭脂红 芥末绿 天蓝 雪青 灰 银河白(默认色)  
塔吊上作业
拉钢筋
区城乡建委安全员正在与工地安全主管讨论施工安全注意事项
协力运送钢筋
正在工作的建筑工人
劳作后洗把冷水脸
带上工具准备上工
全副武装防晒

持续的高温酷暑天气“烤”验着山城市民,更“烤”验着建筑工地里,那些为城市建设发展辛勤付出、默默奉献的建筑工人们。

烈日当空,我区各建筑工地上的工人们依然坚守在岗位上,挥汗如雨。8月5日,记者来到我区部分建筑工地,走近高温“烤”验下的建筑工人,感受他们不一样的工作艰辛。

安全员:

事无巨细把好安全关

夏季炎热,建筑工人们作业时间调整为上午6点至11点,下午5点至7点。上午8点,记者来到宏帆路万科江山明月建筑工地,见到正在工地上巡查的安全员陈锐,一大早,他的后背已被汗水浸湿。

“嗨,把帽子戴上!”陈锐远远朝年轻人喊了一嗓子。工人尴尬地笑了笑,赶忙捡起安全帽重新戴上。

安全员的工作,事无巨细,十分繁琐。以陈锐为例,他既要管工地内上万条钢筋是否符合图纸模式要求搭建,又要检查工地内的几十万颗螺丝钉是否妥当安装,还要检查工地大楼内的台阶是否符合规范,更要确保建筑工人们的安全。

每天,陈锐都要头顶烈日,在各个建筑工地巡查,一旁的工地现场监理告诉记者,安全员们一天要在工地里走上好几公里。

塔吊工人:

操作间里“洗桑拿”

上午9点,记者见到塔吊工人莫艳军时,他正从塔吊上下来,黝黑的胳膊上挂满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,额头安全帽帽檐下边正在滴汗,“每爬一次塔吊浑身就湿透一次,都习惯了。”莫艳军说,从地面爬上去的过程中要停顿一到两次擦汗,安全帽不能摘,但是戴上又不透气,头上汗不停地往外冒。

只要有高层建筑的工地就有塔吊工的身影,每天他们都在工地的最高处工作,在高温炙烤的天气下,塔吊的操作间对他们来说就是架在高空中的“烤箱”,比地面温度能高近10℃,在塔吊上的操作间,对他们来说如同“洗桑拿”。

钢筋工人:

碰到钢筋笼烫脱一层皮

距离塔吊不远处,钢筋工张小春正在与工友们一起,进行上部结构的钢筋绑匝工作。“哈哈,你别拍我,我们脸上都是花的印子。”看到记者的镜头对准自己,张小军笑着一边说,一边用带着手套的右手擦拭脸上的汗水,“一不小心”又加深了脸上的印记。

毒辣的太阳在头顶上炙烤,工人们的脸晒得滚烫发红,不时滴下的汗水糊了眼睛,又顺着额头、下巴滴在滚烫的钢筋上,冒出“滋滋”的声响,没过两秒就蒸发不见了。由钢筋匝成的钢筋笼不断散发着热度,即便穿上长袖长裤保护皮肤不晒伤,薄薄的衣服也根本挡不住热浪,而且,张小军告诉记者,他们必须特别小心,稍不留意碰到钢筋笼,就会烫脱一层皮。

钢筋配料制作场地有一个大棚子遮阳,稍微比安装工地凉快一些。李淑英是这里的配料工,她正与工友们配合做工。记者注意到,在她们工作台旁边的桌子下面,摆着两盒藿香正气水和三壶2升的水壶,其中有两壶已经快喝完了。

距工地现场10米左右,项目方设置了一个茶水亭,里面摆放着两个水桶,一个桶里面泡着茶叶,一个桶里是板蓝根水。

据项目部安全工程师张高元介绍,工人的健康是工程进度的保证,因此,项目部也为抗高温做了准备,给工人们每人发放了风油精、清凉油等消暑药品,还在工地现场设置茶水亭供大家使用。

记者 唐宁 王雪佼